主页 > 数字相机 >未央之恋 ◎林君 > 正文

未央之恋 ◎林君

才刚听见门合上的声音,Ting的笑容立刻垮了下来,像脱衣服一样卸下她温柔有礼、和气待人的包装,一脸气急败坏的模样,跟上一秒还在门外温柔淑女形象根本判若两人。Ting想到还在客厅假斯文的「讨厌鬼」An,愤愤难平的往床头的泰迪熊捶了两下。
「哟,这就是大小姐私底下的样貌啊!」在Ting专注洩愤时,没有发现身后悄悄来人,他从容的倚着门板,一脸看好戏的神情。「走开,这是我的房间,不欢迎你进来……」Ting话还没说完,只见An举起手指示意噤声:「别那幺大声,想把大家叫来看大小姐失态的模样吗?」不等Ting反击,An便带着戏谑的笑离去。只留下她气得朝空中挥了好几拳。
如果能不常见面那就好了,偏偏两世家交好,又常常举办聚会,即使她再不想遇见,碍于父母的关係也不得不屈服。可Ting一直记得小时后的An是那样的斯文有礼,待人温驯得像一阵夏风,和他相处的人都感觉到他的温暖,乖巧的她最喜欢跟着大她几岁的An哥哥,他会带她玩,会说故事给她听,会带她在花园里认识花草,侃侃而谈的高论,那丰富的知识,那温文儒雅的举动,让小小的她早已芳心相许,每当看到小时后的照片她就会想到那段时间的美好。但!成长的生活中不知道他是不是被替换了灵魂,虽然对外还是当年那个文雅的姿态,但内里已经变成最爱捉弄她,对她言语攻击的讨厌鬼。想到现在的他,Ting又烦躁起来。
其实她错了,An的真面目就是个高傲冷酷,斯文谦虚和她的温柔可人一样是种伪装,他对女生,尤其是娇滴滴的女生特别反感,当小时候父母要他多照顾这个Ting妹妹的时候,他是走心的反抗,却非得表现出温柔相待,他总感觉这种长得像陶瓷洋娃娃模样的女生,肯定很脆弱,受个小伤便哭天抢地,让人耳根无法清静,所以在大人看见的时候适度表现,私底下可是一点也不想接近。直到有一天意外让他发现,他原以为的小公主,当父母不在时,一身嬉皮的打扮,毫无形象的坐在街边大啖汉堡,一点都没有淑女的模样。An笑了笑,原来他们是同类人,十足的戏精,想必她在人前维持形象也花了不少功夫,想让她露出本性的恶趣味,在An心中油然而生。因此他故意找她碴,做尽一切会让她大发雷霆失去淑女形象的事情,而且悄声对她说:「别假了,我早就看透你!」
处处为难她的人,对Ting来说在同一空间里都觉得难以呼吸,更何况还安排了两家去滑雪的行程,即便她有千百个不愿意,但为了维持顺从娇滴滴的小姐人设,不得不配合。家人一到现场便各自四散到不知何处,环顾四週只剩下An穿着一身黑色滑雪装挺立在浩瀚的白雪中,也许是穿着太显眼,旁人频频回顾。
「好了,这边只剩下我们了!可以不用再假装了」An露出戏谑地笑。
已经被莫名刁难,言语攻击的许久的Ting总于忍无可忍,瞧了眼左右都没有眼熟之人,放心地吐了一口长嘘后,向着An吼叫:「好,你说你想怎样,我又没招惹你,你别太过份喔!」听见她的话An的笑意更深了。他甚至觉得Ting气胀着脸红通通的模样特别可爱。
Ting见他一句话也不说,只逕自朝着自己笑,笑得模样甚是好看。反倒是刚刚自己有失淑女的大吼大叫像个傻瓜一样。
「算了,你没有话说,那我要走了,和你在一起我便觉得难以呼吸。」Ting推开An,往山头走去。
「难以呼吸吗?没关係,那我给你氧气!」An抓住她的手用力回拉,并低下头吻了她。
Ting被他的动作吓到,楞了几秒才反应过来,用力的推开他:「你干嘛!谁准你这样,更何况这是我的初吻……。」说到最后一句时,声音突然降了好几个分贝。但还是被耳尖的An听见了。
他邪魅的一笑:「这也是我的初吻,我们这算扯平了吧!」※

相关阅读